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Z品生活 >蠢与死蠢是两回事 >
文章信息

蠢与死蠢是两回事

作者:   发表于:2020-08-03  分类:Z品生活 

蠢与死蠢是两回事
自古以来,故事创作的其中一种目的,是藉悲剧/喜剧反映人类愚昧无知的一面。不过,商业电影世界的创作人,有时将蠢当成死蠢。

蠢是甚幺?不如这样理解︰看重个人利益多于整体,无法衡量一个决定的得与失,结果为个人利益(金钱、爱情、情感满足等)酿成悲剧。自古希腊时代开始,悲剧周而复始地循这种方式构成;沙士比亚名着《李尔王》中,主角因为想得到的孝心和尊重,而将领地交给两个只看重其权力和地位的女儿。简单讲,蠢衍生自无知、愚昧、自视过高、不必要的好奇心或重视私利等等。

那末,死蠢又是甚幺?一言以蔽之,脱离常理,无法理解的行为决定。就拿《异形︰圣约》为例,一班经验丰富的太空工人,降落在异星时竟然彷如仍留在地球般,放下所有安全措施,这就是死蠢 - 稍有常理的都不会作此决定。既然死蠢是脱离人类常理,为何编剧仍然接受其存在?好简单,故事的进行需要在这前提下埋下伏线,为往后发生的事件提供合理解释。当然,在眼利的观众中这根本不合理。

有人会争论,若故事的构成容不下一定程度的不合理甚至荒谬,故事就无法推展;因为过份追求现实就会扼杀创作。某程度上这是对的,例如科幻片的前设就容许不可能实现的科技存在。又或者故事的类型本身就需要荒谬,如说周星驰的喜剧笑点。不过,死蠢的荒谬,会令观众质疑故事的合理性,而以此建立下去的一切,就如同浮沙上的堡垒,一碰即散。

说回《侏罗纪世界》续集《失落国度》,「保育恐龙」的讲法根本不成立。因为恐龙乃基因複製的产物,掌握技术的人想几时複製就複製,何需保育?然后大结局时,其中一位角色是複製人,而恐龙都是複製生物,基于同理心她在紧急关头开闸将恐龙放生。一个差点被恐龙杀掉的女孩,何以突然作出与自身经历180度相反的决定?这种死蠢不过是冰山一角,因为几乎所有商业电影有同样问题;不过,在编剧避重就轻之下,以笑话或排山倒海的动作场面所掩盖。

又说一例,《超人对蝙蝠侠》的关键一战中,蝙蝠侠因听见超人的母亲与自己的母亲同名,从而确信超人有人性,然后联手打大佬。这肯定不是正常人会有的思维吧?这种死蠢已不在角色本身,而是编剧本身低估了观众的智慧。

我们很难怪像Honest Trailer或Pitch Meeting等网络影片不断拿卖座商业片吐嘈,像寻宝一样不断发掘故事的荒谬犯驳处。因为这些故事再不合理都好,票房收入仍是动軏上亿美元,观众依然受落而且看得开心。